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那年那兔那些事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115|回复: 36
收起左侧

[其他] 在加拿大学政治是什么感受 (20170111更新到26楼,第二学期未完)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64 天

[LV.6]资本萌兔

发表于 2017-1-4 11:13: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五香盐酥鸡 于 2017-1-11 13:29 编辑

楼主目前大三,坐标枫叶国安大略省,不能往下细说,因为会掉马甲(目前主修政治学,辅修哲学和心理学,算是半文不理吧,反正我高中也没在国内上,压根没分过文理科……总之大家好奇啥就问,我能回答的尽量都回答,回答不了的……呃,这个,有些东西就算你问在下,在下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啊……= =


我高中的时候本来打算学营养学,但是因为出了点问题就改成了心理学。心理学上着上着突然发现我大一那门政治课的必修课分数好像有点高,再加上对于政治也还算挺有兴趣,于是就背着爸妈改了专业,后来又自己加了个哲学……起源的话,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虽然不知道国内大学怎样,但是国外大学所谓的选修课是指你可以随便选的课,而这些课都是其他专业的专业课,所以大一的时候误打误撞把政治必修课给上了。那时候还是2014年,我们学校头一回在大一的政治课里分出了专门讲气候变化的课,嗯,就是说大一上半学期必修课只有一个课号,但是实际上这个课号下面不止有一节课,而你只能选择其中一节来上。我当时没看那几节课讲的都是什么,闭眼随便选的。结果这课是头一回开,来教课的教授还是这个领域的世界级专家的样子,总之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第一节课一开始,教授就表示这不是一节简单的课:“去和你们那帮学理科的朋友讲,这种问题单从科学层面上来看,起码还是在可预见的未来内有那么几个解决方案的。然而政治?政治告诉你这个世界现在这样子能让你干什么都复杂,干什么都干不成。科学能出成果又怎样?全世界内各国达不成共识不还是没法根本性解决问题?” 然后我就眼睁睁看着坐在我斜前方的电脑系的小哥一脸复杂……呃,你辛苦了,信我,教授没有针对你。

毕竟第一节课,教授其实倒也没有讲太多别的,主要是把课程进度安排之类的讲一遍,然后又强调了下我们是有小论文(essay)的,别忘了写,然后还介绍了一下我们课的助教,之后就下课了。因为小课是助教来教,一般试卷和小论文也是助教来判,所以助教很重要。我们学校的大一政治课大概能有差不多100多到200人左右,一节小课大概是20人上下。我在的那节小课是20人,放眼望去,亚洲面孔加上我一共4个,其中一个人是巴西出生的,一个是韩国人,还有一个和我一样是国人,虽然我被他当成了韩国人。本身自我介绍的时候压根没指望他们能对中国了解多少,我就没细说,没想到下课的时候我找助教问问题,他先问了我一句:“你知道北京外国语学院吗?”

我愣了一下,毕竟我有段时间没听过北外的英文全称了。他一看我知道,立刻就切换了语言,开始和我用京片子吐槽。我整个人都是懵圈的,于是在懵圈的状态下,我问了句:“那你在北京待了多久啊?”这句当然也是用的中文,结果他顺畅的用中文说前前后后差不多待了10年吧,北京挺好玩的。下一秒他就切换回了严肃模式,然后和我说有时间可以多和他聊聊,他很久没说中文了要练练。于是我那一整个学期差不多都是在和他探讨问题以及练习中文,当然了,我们大多数时候还是讲英语的。

第二个星期开始,我们就讲正课了。本来我以为这节课就是从政治层面上分析分析,结果上来第一节正课给我们讲了讲大气层,讲了讲温室效应,还讲了讲在过去的几个世纪里大气的变化以及最近10年间冬季气温的对比……嗯,真的是这样,上来第一节先来讲一圈物理和化学,然后我就看着我旁边一个学社会学的妹子一脸懵圈的看着教授PPT上的示意图,然后瞥了瞥我的笔记,最后一脸崩溃的放下笔。我淡定的想幸亏我还记得我高中地理课讲过的这方面的东西,不然就是和旁边这妹子一样崩溃。等讲完了这部分,教授大手一挥:“那么现在我们有了对这个问题的最基础的了解了,我们是时候开始学习这个问题的历史了。”他话音刚落,我就看见刚刚一脸崩溃的哪个妹子迅速抄起笔开始秒速记笔记……吓得我差点把笔扔了。我们这教授不允许上课的时候出现任何电子产品,手机电脑之类的,所以所有人都是一个笔记本一支笔。但是这个教授的特点是,他PPT上的文字很少,基本就是个话题,笔记里80%的内容都要从他说的话里摘抄。当然了,随着我从大一变成大三,我发现我们学校政治学教授基本都是这个样子……

从第三个星期到第六个,我们基本都在讲从国际以及国家层面上,这个问题为什么是个问题,以及现在的僵局在哪里。第八到第十一则是城市以及个人层面上的问题。空出去的那周是期中考试,然后在最后一周要交一篇1250字的小论文。到第六个星期为止,讲的内容基本就是国际间的合作啊谈判啊之类的,然后是将世界上的国家根据不同的标准分类,比如经济实力啊地理啊之类的,然后让我们站在各个分组的立场上,来思考问题出在哪里,这些分组最有可能的期望是什么之类的,还挺好玩的。直到期中考试我们全班均分才考了65也不是多少,挺低的。我们教授推了推眼镜,一脸平静的说虽然我没期望能有多高,但是低成这样也是出乎意料,所以期末他会换一换方式让我们适应他的考试。

然而这还不算是打击,真正的打击是我们交上去的小论文大纲。哪个玩意全班均分才62,我们所有人在看到分数的一刹那都是崩溃的。尤其是想想隔壁商科那帮人高的受不了的GPA,我整个人都是崩溃的。我们助教看着我们一脸崩溃,他淡定的说到:“啊,不要担心,这个作业占得比重不大,你们期末努努力还是能追回来的。不过说实话,你们这分数很正常,至少比我期望中的要高。”

不,我不想知道你期望中的分数是多少。

期中之后的内容意外的比之前的要简单,因为尽管国家和国家之间的各种复杂关系导致了不少障碍,但是城市和城市之间的结盟倒没有那么的复杂。各个国家的城市结成网络相互帮助,结果在计算成果的时候,居然比不少拥有更多成员的跨国组织成果要好。不过仔细想想,城市和城市之间有时候没有那么多破事,反而效果好。然而不是所有的城市都结成网络,而且这样的网络最终也还是会受到国家层面上的限制。个人层面上的问题就更简单了,开空调暖气的时候关上窗户啊出门尽量靠公共交通啊之类的,压根就是小时候的环保教育……不过在说要多吃蔬菜少吃肉的时候,大家内心还是波动了一下。教授一脸淡定的推推眼镜:“本地有牧场的还好,尤其是进口的,可以仔细考虑。当然了,这不是叫你不吃,只是单从收成上来看,一公顷的地收获的蔬菜和肉来比,还是蔬菜值,但是这样的比较方法我个人并不是很感冒。”然后大家就舒了口气……期末考试之前,教授一脸淡定地说期中以前的内容也要考,然后期末考试和期中一样,要当场写小论文,内容和例子要求用我们课上的阅读。然后大家就以最快速度收拾东西跑去上小课,然后听助教讲重点。

最后一节小课,助教也很惆怅。虽然我觉得他惆怅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我们这课要结束了,可能还有他发现我们这周要求读的阅读我们全班没有一个人读……呃……但是他预见到了这个问题,于是他写了份总结发给我们,告诉我们要好好考试,别慌。我们拿过总结,签过到就走了。我一直等着其他人都走了,才过去找他问问题。我的小课是晚上,出来的时候天都黑了,当时又是11月,有点冷。我背着书包,看着他拿着公文包慢慢走,然后叹了口气:“我在中国也待了这么久,加拿大也待了这么久。可惜西方媒体还是一样,也没有什么长进。”我抬了抬眉毛,他呼出一口白气,耸了耸肩:“你是不熟悉,要是你课余时间多读读西方媒体政治类的那些评论啊什么的,你就会发现,多少年过去了,他们对中国好像还停留在几十年以前。作为政治类的评论,他们对于变化如此的迟钝,不得不说,我对他们很失望。”然后他朝我挥了挥手:“我要走另一边了,你回去好好复习。”

我在加拿大的第四年,头一次见到不遗余力为中国辩解的外国人。他的影子在路灯下被拉的很长很长,在寒冬的夜里显得有点寂寞。我看着看着他一步一步走下楼梯,最后消失在我的视野里。

这是我在加拿大正式学习政治学专业的第一个学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443 天

[LV.9]镰锤红兔

发表于 2017-1-4 11:35:04 | 显示全部楼层

签到天数: 255 天

[LV.8]自由蓝兔

发表于 2017-1-4 11:35:1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东西是政治,应该算政治地理学吧!感觉与政治关连不大呀!

签到天数: 310 天

[LV.8]自由蓝兔

发表于 2017-1-4 11:37:35 | 显示全部楼层

签到天数: 11 天

[LV.3]种植农兔

发表于 2017-1-4 11:56:53 | 显示全部楼层

签到天数: 238 天

[LV.7]共和政兔

发表于 2017-1-4 12:03:41 | 显示全部楼层

签到天数: 428 天

[LV.9]镰锤红兔

发表于 2017-1-4 12:09:30 | 显示全部楼层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4 12:19:30 | 显示全部楼层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4 12:56:20 | 显示全部楼层

签到天数: 9 天

[LV.3]种植农兔

发表于 2017-1-4 13:04:42 来自爪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签到天数: 314 天

[LV.8]自由蓝兔

发表于 2017-1-4 13:12:20 | 显示全部楼层

签到天数: 58 天

[LV.5]行商脚兔

发表于 2017-1-4 13: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签到天数: 708 天

[LV.9]镰锤红兔

发表于 2017-1-4 13: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60 天

[LV.8]自由蓝兔

发表于 2017-1-4 13:18:21 | 显示全部楼层

签到天数: 7 天

[LV.3]种植农兔

发表于 2017-1-4 14:02:06 | 显示全部楼层

签到天数: 203 天

[LV.7]共和政兔

发表于 2017-1-4 15:13:10 | 显示全部楼层

签到天数: 324 天

[LV.8]自由蓝兔

发表于 2017-1-4 15:32:06 | 显示全部楼层

签到天数: 60 天

[LV.6]资本萌兔

发表于 2017-1-4 15:40:5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位作者,是不是因为语文不及格才留学的?

签到天数: 819 天

[LV.10]奔月玉兔

发表于 2017-1-4 16:29:36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我们的政治学里,社会的发展是奴隶制、封建制、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

西方的是怎么分的?

签到天数: 15 天

[LV.4]铁匠工兔

发表于 2017-1-4 17:42: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划分现在的中国政府的,独裁?集权?寡头?

签到天数: 412 天

[LV.9]镰锤红兔

发表于 2017-1-4 22:03:01 | 显示全部楼层

签到天数: 58 天

[LV.5]行商脚兔

发表于 2017-1-4 23:16:42 | 显示全部楼层

签到天数: 61 天

[LV.6]资本萌兔

发表于 2017-1-5 07:41:36 | 显示全部楼层
收藏待更,不过我们这里来的IAEA和WANO的人特别是第一次来中国都不会相信他们来的是中国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签到天数: 63 天

[LV.6]资本萌兔

发表于 2017-1-5 08:36:19 | 显示全部楼层

签到天数: 64 天

[LV.6]资本萌兔

 楼主| 发表于 2017-1-5 08:59: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五香盐酥鸡 于 2017-1-5 09:55 编辑

我怕主楼写不下,于是新占个楼

首先先谢谢各位的顶帖和收藏,我会尽量快更的,但是因为我平时有四舍五入一万篇阅读,不能完全保证日更,不过周更应该OK吧……然后是回复一下各位的问题……

@spyhawk  政治是一门很综合的学科,没法单独说我学政治那么我只研究这一样东西。大部分政治课的内容和社会学、心理学、哲学等等大部分文科都有交叉,气候变化则是和文理科都有交叉的话题。从政治角度来说,要分析的国家的行为和背后的原因。那么为什么在气候大会上,有些小的岛国以及沿海的国家强烈希望大家做出行动?因为从科学角度来说,气候变化带来的一些问题比如海平面上升,很有可能会成为严重打击该国安全和经济的隐患,如果现在不解决,那么等到真的

@lyy70 抱歉,我语文最多是初中水平,我上一次真正坐下来写中文文章已经是将近3年以前的事情了,如果不小心用了不恰当地词语,还请您海涵。

@一事无成 事实上,这个问题我问不同的教授得出的结论是不同的。他们中的大多数很少去专门讨论这个,而中世纪政治这门课似乎是轮换制,我已经很久没找到这门课了。但是就目前我四处问的消息来说,大部分我问到的老师认为西方大多数是经历过奴隶制、君主制、封建制,然后再过渡到共和制/代议制、联邦制等等,美国、加拿大、英国、欧洲各国所经历的制度都相互不同,无法笼统的说西方都经过某一种制度或者经过某几种。并且,当说到封建制的时候,一般我这边教授都指的是欧洲的封建制度,而不是我们平时国内常说的封建制。因为我这边的教授基本都认为从秦朝到民国之前都是一个集权的制度,而并非是封建制。

@pingpong   一般情况现在是在寡头和专制之间来回切换,不同教授有不同的看法。不过对于我遇见的那几个助教来说,他们倒是普遍认为中国的政体值得重新讨论,因为目前中国的制度还没有人能够系统的了解,而从现在显露出的情况来看,很难单纯的就说中国一定是这个形式的政体而不是别的。我和几个助教的看法是中国也是民主国家,只是和一些媒体那样笼统定义的西式民主有所不同,但是不能因为这个就说中国不是民主国家。

介于我明天上课要进行讨论,今天要准备下材料,所以我也不更新什么第二学期了,就挑几段个人经历给大家分享一下。顺便一提,我这学期的课有一节上国家认同和意识形态,一节是现代政治哲学,一节是投票与选举,还有一节哲学课。

在我接着往下更新剩下的东西之前,我有点想说的事情:其实很多人,包括外国人和国人,都觉得政治这个学科比较神奇或者比较莫名其妙。要么是觉得政治课就是天天讨论世界大事,讨论讨论总统总理,讨论讨论国家政策啥的……呃,怎么说呢?虽然的确都有讨论,但是大部分的时候,我的课都集中在各种理论模型啊数据分析啊之类的。政治说白了,是个结合了很多你根本想象不到东西的这么个学科。比如说心理学,政治心理学是通过心理学分析人民一些行为和想法背后的原因,举个例子,为什么有些人会想要投这个候选人而不是另一个?是因为身份认同感?还是因为本身对于另一方有一定偏见等等。政治哲学,比如柏拉图的理想国里面关于财产公有化的部分会被一些学者认为是早期共产主义雏形。政治经济,97年亚洲经济危机有一个说法是因为当时一些执政者不希望亚洲经济继续发展,于是做空了泰铢以达到这个目的。各种意义上来说,单纯说政治就是讲这个或是政治就是讲那个都是有些片面的。

以下是各种片段:

以前我和我一个常年参与女权运动的同学聊天,当时网上不是闹得很大的哪个37女生节嘛,她们就做标语说明把妇女解释成年长的女性是片面的。然而她在的那个群,标语是这个格式:“我不是女生,我是XX。”我当时看到的时候一口水就喷了出去,然后也没过脑子,脱口而出:“你们这群里的人真的不是性别认知障碍吗?为啥标语会搞成这样?!”她一脸茫然,然后问我为啥会觉得这群人是性别认知障碍。我说因为你看女生这个词,这个词既可以解释成女性,还有些地方解释成女学生……所以你们究竟不是女性还是不是女学生?她们这群里大部分人都是学生,来自北美各地的那种,至少有一半都是女生。所以我建议说那你什么什么不写什么:“我既是女生,也是是妇女。”这种,非得把这俩字分开。那个人高中政治不及格,你们别跟着她一块不及格啊……我这同学听完以后,表示很有道理。我也很无奈,你觉得很无奈,那你们当初为啥在搞这个活动之前多想一下……

比较政治学那边有个小哥很好玩,他属于那种虽然对中国很不了解,但是不知道为啥发自内心的很想知道中国到底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类型。有次我们讲中国的改革开放的时候,这个小哥很雀跃的问改革开放是不是发生在文XX革期间,我和另一个国人一脸痛苦的同时说:“不,你等等,你似乎误会了什么……”然后他被我俩同时说这句话表示压力山大,然后我们看着他也觉得压力山大。

我主楼提到的那位教授以后还会出现在这个帖子里,他还教了国际关系……他干啥都是一脸淡定,但是我每次和他说话,内心都压力山大……有次课上有人问中国算不算独裁国家,他挑了下眉毛,反问到那么什么是独裁国家呢?独裁国家和民主国家的区别是什么呢?那个同学一脸懵圈的说:“投票选举?”教授一脸淡定地说:“独裁国家的领袖也有可能是被投票选举来的啊。”然后那个同学就坐下了……坐下了……

我这学期有节课讲国家认同和多样性,教授问我们为什么要上这节课,我说因为我不知道这节课要讲的是什么。教授一脸微笑的说:“希望你在这学期过后能直到这节课讲的是什么,不过真巧,我也不知道这节课要讲什么。”那一瞬间,我似乎看到了坐在我旁边的学霸一脸慌张的样子……

今天我投票选举那节分析课的教授一脸崩溃,他是那种从小家里人教育他“共和党”是个骂人的词的,周围人都是自由党的支持者,尽管他很认真的觉得这回两个人都挺不行的。他在16年大选的时候正熬夜写东西,所以完美错过了公布结果的时候。早上他一醒来查手机,一脸卧了个大槽的样子。所以他觉得我们这节课1月份才开始,不然他一肚子气都不知道往哪里撒……呃……总之,在他上课之前和我们讲了个关于统计学的有意思的事情,关于他当年上大学的时候,有个来自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教授问他们,你们觉得北卡哪个大学,挣钱最多的专业的哪个?我们基本从工程到数学再到各种医科前置专业都猜了一遍,最后哪个教授说不,是地理专业,你们猜他们是做什么才赚到这么多钱的?我们当时一脸懵圈,直到一个男生突然反应过来:“卧槽,是打篮球!”然后我们才知道,他说的那个时代,全美国本来就没几所学校有地理学专业,有这专业的学校,这个专业的人也很少。但是,这其中有个例外,这个人,叫迈克尔·乔丹。因为本身总体数量少,所以在计算专业平均收入的时候,他一个人carry了恨不得整个专业……


  收起(5)

签到天数: 64 天

[LV.6]资本萌兔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 12:15:0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这几天沉迷手游不能自拔……然后突然电脑它崩掉了Orz

上回说完了第一个学期,在那个学期之后,我正式从心理学专业转成同时主修政治学辅修心理学以及哲学。这第二个学期比较……怎么说呢,其实我也不太知道我要用什么话来形容这个学期发生的事情,因为实在是有点……谜。不仅仅涉及到了政治学的部分,还涉及到了心理学那边课的事情,不仅如此,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学期同时还被占中的余波给波及到了,我这边基本可以用浑身上下不自在来形容。

我们先按照时间线来说吧,先说说我政治学这边。我们学校的话,基本是要求你在大二必修课里从发展学和国际关系学里面二选一进行学习,但是我当时看错了要求,所以两边都学了……不过仔细思考一下,其实也没什么特别大的损失。枫叶国不少大学都是一年有秋冬夏三个学期,没有假期,但是夏季学期不是必须要上的,所以很多人把夏季这个学期用来休息。不过我因为是半路转专业,要补上学分,所以我没办法只能用这种方式来追学分,而我夏季一上来选得课就是国际关系。

国际关系学看上去似乎是从本地事务升级成联合国级别的那种……然而就像我上一个楼里面说的,这种说法一部分是对的,一部分还不够准确。我们的确会在这节课里面谈论联合国,但是谈论的方式和内容会根据不同的学派而改变。我们这学期的老师是个博士生,不过她是个博士生这件事,我们直到下下个学期上了这节课的下半部分,换了教授以后才从我们助教嘴里知道这件事。第二节课开始讲正课,一上来介绍古文明,说人类最古老的几个文明分别是希腊、罗马、古印度、古中国还有古日本。我当时正好在喝咖啡,听到这里,一口咖啡直接呛到。等等,古埃及和巴比伦呢?希腊罗马都好说,毕竟欧洲史横竖都绕不开这俩,古印度也没啥问题,毕竟是文明。但是……古中国是什么鬼,古日本是闹哪样?

这一节课从欧洲史开始,一直讲到08年经济危机,我这些吐槽就憋了整整一节课。好不容易等到下课,我跑到她那里问为什么没有古埃及和巴比伦,还有为什么中国是古中国,然后为啥还有古日本的事情?她愣了一下,估计是没有预料到有学生会问这样的问题。于是她思考了一下,说:“现在西方学者在国际关系学领域对古埃及研究的很少,所以我手上没有足够的文献来说这些。巴比伦还没有明确能够证明其文明存在方式的东西,没有办法讲。”

仔细想想,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但是你说你在课上多说这么一句,我不就不问了吗……

等等,还没完,古中国?古日本?

问到这里,她一脸为难:“因为现在西方学者在国际关系学领域对中国和日本的研究很少,所以我也不是很了解这方面的事情……”

呃,非常诚实,但是……这个回答是不是有点即视感?是不是半分钟前不到你刚刚说过……

我回头看看身后排着要问问题的队伍,谢过她以后就走了。但是这一次的回答真的是刷新了一下我对于这个领域西方学者的认识……所以说我以前遇到的那些对中国有些了解的老师和教授才是少数派?不过这节课还是主要讲国际关系理论,我也就没对这方面的东西做过多评价。毕竟在国际关系理论的领域,用我们这老师的话说就是“是一个由西方白人学者主导的科目“,这就意味着期待老一批的国际关系学学者们能够去了解近几年在国际上崛起的国家是不太现实的事情,一方面来说是因为这些理论大多数都是至少上个世纪的产物,二来则是因为亚太、拉美、中东和非洲地区在上个世纪以前在国际上的政治影响力不够强,所以不少学派并没有把这些地方的国家列为研究对象。这样一想,这个老师对于这些地方不够熟悉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我们的助教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属于那种比较干练但是又不算冷酷的那种类型吧,一眼看上去比较难接近,但是实际去聊过以后就会发现很有意思。不过她有时候在讨论课上会嘴滑说错东西,虽然我们大概都理解她大概打算说什么就是了……

虽然政治课老师有点刷新我对那边的认识,但是要说起混乱,大概是我心理学这边教授的冲击比较大。我们第一节课是惯例的介绍,下课后,我对于她课上提到的一些概念很有兴趣,但是又怕我英语不好,于是提前找她打了个招呼。她问我从哪里来,我说中国。她说:“那挺好的,你从中国来加拿大学一些不同的东西,用不同的视角来看问题,这对你很有帮助。”到这里为止,都没什么问题。然后她的下一句话是:“毕竟那里没有言论自由。”然后我一脸僵硬的谢过她就出门了。和我同上这节课的国人小伙伴没听见这句话,我某种意义上还挺庆幸的。毕竟我也不知道她要是遇到这种用一副优越感的样子指责自己母国一个完全没有的事情的情况下,她会怎么反应。我之所以没有上去正面怼,纯粹是因为我得回去消化一下她是我想的那个意思,还是说是我想多了。我当天,一脸微妙的表情,内心相当复杂的回家准备国际关系那节课的内容了,而这一个插曲也渐渐在忙碌的学习中被我暂时的遗忘了。

而这段时间有多忙呢?小论文题目和要求发下来了,要求我们在两个星期内,只使用课内提供的阅读和教材,不借助外部资料的情况下写5-7页。而且要求用纯理论去论证一个事情,不用实例。我们恨不得整个班都是疯的,在这之前我们中的大多数都没写过这种类型的东西,更不要提要我们在两个星期内搞定的同时还要拿一定分数了。那段时间我基本是属于沉迷学习不能自拔的状态,论坛微博不上,微信QQ不在线,搞的我那个和我一堂心理学课的同学以为我出什么事了。所以那段时间对于国内外发生的事情基本都是不知道,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大我在死线前最后一天一拍键盘交作业的时候。交完作业以后整个人都是清爽的,更何况我们心理学换了个大教室,终于不那么挤了,我的心情还算是不错,直到我路过学校食堂看见有人在食堂大窗户上挂了个条幅声援占中。

说实话,当时我整个人都楞了一下。因为讲道理的话,香港要占中,关你加拿大什么事?更何况……原来占中的英文是这么写的啊?我一手举着咖啡,一手提着书包,在条幅底下沉思了许久,默默走了。我感觉我似乎明白了在我赶作业的那两周里,为什么我每次路过这边都有亚洲面孔试图向我搭话给我看什么东西,我也似乎明白了他们要给我看啥……虽然在那段时间里,我从来都是面无表情的说我没时间看没时间听。不过还是那句话……所以说香港要占中,为啥你们要闹腾,关你们什么事啊……

我一脸微妙的一边让同学帮我占个座位一边加快脚步往教室走,等我进教室在位子上坐定的时候,教授已经开始磨磨蹭蹭的打开PPT了。我拿出电脑开机,然后开始看PPT。介于这教授很少在课堂时间内讲完PPT的大半内容,我每次也就是草草看一眼,然后直接在空白文档上记笔记。这回也和之前差不多,开头先扯一些有的没得,中间插上那么一两句书上的东西。但是这回她直接点开Youtube,准备放视频。由于我们教室大,音响其实不太好,我总是听不太清楚视频放的是什么,所以我关掉文档,开始在PPT上找视频。

然而PPT上没有链接,我一脸茫然的抬头,然后看到了相对比较熟悉的场景……咦,那不是香港吗?

我保持着一脸茫然的状态看着教授在Youtube上放着四舍五入能有一万个人聚在广场上举着黄伞,为首的那几个一边往前冲一边还喊着什么,然后视频就结束了。正当我以为她是放错了视频,第二个视频就开始了,相似的内容,熟悉的场景,只是后面还加上了控诉大陆这边打压香港民主还有操控选举的事情。那一瞬间,我的内心充斥着例如“卧槽这不是占中吗?”“她原来不是放错视频?”“等等,我们5分钟之前不是在讲样本多样性吗,这是啥?”之类的吐槽。我扭头看了看我同学,她一脸懵圈的看着我,哦,好了,说明懵圈的不是我一个人,我放心了。

第二个视频还没放完,我就看见有几个人毫不犹豫拿起包,推门走了。正当我打算问我同学这是什么情况的时候,第三个视频来了,是黄之锋的一个采访,里面他用英语说什么共产党打压民主人士啦,香港选举要独立自主啦之类的。之所以记得是这人,纯粹是因为他长得比较奇特。等这位仁兄的脑袋终于消失在屏幕上,教授继续打开PPT,然后说让我们讨论一下刚刚看到的东西,讨论为啥会有占中这个事情之类的。我和我同学面面相觑,周围几个亚洲面孔的又拎起书包走了几个,后面的那几个同学虽然没走,但是他们开始掏出午饭吃饭了。

我一脸崩溃的问:“停一下,在咱们说这个之前……这是啥情况?她放这个干嘛?咱们上次不是讲到啥样本多样性还是啥玩意儿来着……这有啥关系啊?”

我同学也一脸崩溃:“你别问我啊,我也不知道。她上回就这样,就你没来在家赶due的那次。”

“啥?”

“对的啊……所以我才问你要不要上课的。”

“你又没和我讲啊!”

然后我俩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一样,同时抬头,看见教授正满面春风的向我们走来。那一瞬间,我们俩内心都是崩溃的。

好不容易熬过这节课,就跑去我所在的一个大陆同学为主的社团帮忙,远远看过去就发现我社团的几个人和几个不认识的人把社团牌子围的水泄不通。我特地从旁边绕了一圈看看情况,社团上一个学姐眼尖的看见我,就赶快给我使眼色,我一脸茫然的凑了过去,站在了他们那圈人的正后面。

通常情况下,很少会有外国人到我们社团来问事情,毕竟是华人留学生团体,一般还是面向华人。所以当我听到英语的时候还着实楞了一下,不过当我仔细听的时候,我就明白了他们是干嘛的:“声援占中。”我就站在他们背后听了有一段时间,期间,那个说话的小哥一直在说民主制度投票制度,还不忘顺便提一句GD这样做不好。说实话,我对于政见不同这种事情很看得开,你和我政见不一样,一般不会影响我对一个人的看法。但是你如果带着人堵在我们社团前面。强行给我们灌输民主主义好这种事情,那也有点过分。

于是我清了下嗓子,用英文客气的问:“请问这是XX社团吗?我对于你们最近的活动很感兴趣,想要来咨询一下,请问我要怎么才能报名呢?”这句话当然是对着那个宣讲民主的小哥说的,毕竟堵道的人是你。

那位小哥明显愣了一下,然后一脸尴尬往后退了一步。他旁边的几个人也走了,一看就是过来看热闹的。这小哥拉着我们社团另两个人退到一边,开始进行亲切的交流。我看着他们走到角落以后才转头问我们宣传摊子上的学姐发生了什么,学姐也一脸懵圈:“我也不知道啊,他们就问我们是不是大陆的,然后就开始叨叨,我都没听明白他说的是啥。”我一脸“呃……”的表情看着学姐,学姐一脸无所谓的耸耸肩膀。

过了大概快有10分钟,那两个被拉走交流的哥们儿回来了。我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问他们怎么样,一个大哥耿直一挥手:“别提了,他哔哔半天我也没听明白他说的是什么,还tm堵道。”然后另一个人接上:“感觉是不是有病啊,没事拉着我们说这个干嘛?”

呃……那这就尴尬了。

TBC



  收起(1)

签到天数: 691 天

[LV.9]镰锤红兔

发表于 2017-1-11 16:29:42 来自爪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签到天数: 15 天

[LV.4]铁匠工兔

发表于 2017-1-12 00:17:45 来自爪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签到天数: 737 天

[LV.9]镰锤红兔

发表于 2017-1-12 09:29:3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那年那兔那些事儿 官方论坛 ( 闽ICP备15004587号-1  

GMT+8, 2017-8-17 01:36 , Processed in 0.181192 second(s), 8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